FC2ブログ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2007

07.13

« 垃圾头身题(OTZ »

作畫之前:
1,請問你的姓名?
现在用的ID还是淺見草吧。。

2,平時作畫習慣是幾頭身?
7-8头可能。。

3,要畫的角色姓名?他/她原本的身高?
沢田綱吉……应该很矮

作畫之中:
4,請用一頭身來表現前面提到的人物

1.jpg

很欠揍……不是一般地欠奏……OTZ

5,請用二頭身來表現前面提到的人物
2.jpg

Q版不会画OTZ……随便敷衍了事(喂



6,請用三頭身來表現前面提到的人物
3.jpg

好啦Q版不会画啦。。好啦以后再认真画啦




7,請用四頭身來表現前面提到的人物
4.jpg

……(爲什麽我覺得越來越潦草了喂
好三橋……真三橋……太三橋了……
其實十代目本來就和三橋挺像的……現在是怎樣……大家都要用DAME主角來賺人氣么雖然我是很萌啦……



8,請用五頭身來表現前面提到的人物
5.jpg

終于像個正常人了OTZ
潜臺詞:凶手就是妳!(毆打
那啥。。狗爬字忽略吧(那是字么!!



9,請用六頭身來表現前面提到的人物
6.jpg

大概小學一年級吧。。設定原本是初次告白被拒絕來著。OTZ。。好像有點奇怪。。。算了。。。(算妳個頭!!


10,請用七頭身來表現前面提到的人物
7(c.jpg



喂……
喂……
爲啥忽然就S了……忽然就女王了……剛才不是還小學一年級的么喂!!!!沒有過渡么喂!!!
過渡是啥能吃么20070713050253.gif




11,請用八頭身來表現前面提到的人物
8.jpg

那啥。。下半身沒心力畫了。。隨便了。。。(喂!!!!




12,請用九頭身來表現前面提到的人物
還沒生出來……(喂聽衆呢!!???負責吐槽的人呢??喂不要走啊~~~




13,作畫過程中,幾頭身的人物畫得最順手?
五頭。。

14,作畫過程中,幾頭身的人物畫得很辛苦?
2-4都很痛苦……我Q版無比苦手………………

15,請把這個問卷傳給其他的五人
(喂!!誰準妳隨便用删除綫的啊!!!
喔!!吐槽者回來了!!撲倒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B----------------]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2007

06.23

« 這是啥 »

27.jpg

這啥也不是...望天....
于是我囧了....背景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應該畫個啥...
暫時命名為:59手中的唯一一張十代目留纞(還不是雙人= =
真FC囧..于是其實有模仿誰的風格,,,不過放心...完全么模仿出來..門檻都么摸到..放心..= =(放個鬼

[B----------------]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2007

06.10

« 丟連載(妳個鬼) »

傳說中的虐鳳梨文...(毆
怎么看怎么失敗..我寫不下去暸
就丟這么一點好暸
 ...READ MORE?

[B----------------]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2007

06.08

« [廢柴繪中古物] »

d0113449_0572747.jpg


老物清理到這裏算楽..當然更丟臉的還有..不過算暸..放原來的地方吧

[B----------------]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2007

06.08

« [廢柴繪]RP十代目 »

d0113449_22441697.jpg

我发现用PS比PAINTER顺手多了囧
虽然还是很柴

[B----------------]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2007

06.08

« [廢柴繪]8个小时弄出来的RP产物..暑??マ员 »

d0113449_11423073.jpg

由于太累了我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已经...柴就一个字啊啊啊啊
除了那个美味的嘴唇之外其他都废到极点OTZ
我还是继续啃ANTOMY吧)啃得貌似拼写都有问题了..= =

[B----------------]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2007

06.08

« [文創][比賽吧這是][去死啊]惡意 »

選物體比賽..我是FC..不要看我啊啊啊

恶意
<狱纲5927>



(选择物:书包/和服/莲蓬头/)

狱寺隼人把被雨水打湿了的灰头发从容地撩到耳后。他第三十二次纠正自己稍稍有点塌下去的完美站姿之后忍不住有些焦急。今天的十代目意外的迟呢。他紧紧握着色的雨伞,身上的斜背书包已经湿了一大块。
他于是就像忘记了时间一样这么站了下去。


--
[十代目你看这只章鱼巨……]话音未罗便被狠狠踹了一脚。无视在一旁龇牙咧嘴的狱寺隼人泽田钢吉镇定自若地保持着钓章鱼的姿势继续用锐利的目光审视四周。狱寺隼人立刻对十代目的英勇抉择肃然起敬――没错,我们一定要在每时每刻都要保持对首领的尊敬,这是连一分钟都不可以忘记的大事!
[我警告你狱寺君如果你再发出这么白痴的声音我下一脚就要把你踢到池子里去……]在丢来恐怖炸弹性威吓目光的同时泽田纲吉转头温柔地抚摸旁边的天真小孩的脑袋说出[别急哟,哥哥马上帮你钓到喔]的肉麻台词。
正在狱寺隼人低头反省刚才的不当行为时脑袋忽然被某人大力按向地面。以为自己要和水泥地接吻的瞬间狱寺隼人双手往前扑。于是在一阵混乱之后他水淋淋地掩着脑袋往上迎接泽田纲吉一脸怒气。
[你是白痴啊!中午没有吃饭吗!]
狱寺隼人三秒后立刻把泽田纲吉刚才的无由来的九阴白骨爪忘得精光。他勤勤恳恳地凑上脸来用颤抖的声音祈求饶恕的同时对方已经挥袖而去。
[回家去搞干净再来见我。]
狱寺隼人立刻立正稍息之后一溜小跑回家。一路上他把从听到邀请之后一脸幸福地在家里情迷意乱不小心亲了姐姐一口之后又跑去梳妆台上大化浓妆最后在十代目的鞋底攻击下跑去洗脸一直到刚才被他差点绞杀的经过从头到尾回味了一遍认真思考到底是哪一环出了差错。当然他死也不会想到真正是刚才亲爱的十代目钓着他蠢兮兮的章鱼的同时忽然看到了整晚的女主角笹川京子小姐穿着和服款款而来于是一个激动就把面前挡住美好风光的某人的大头往下推的事实。
他回到家里在姐姐的老鼠装配合下迅速换好衣服。搓身子的时候沐浴露打得太多浪费了一点时间。然后匆匆忙忙地跑回庙会,在十分钟后发现了坐在最不起眼的一角的十代目。
[十代目我回来……了。]他被泽田纲吉的一脸臭样吓得收住尾音。对方一脸刚才走错进了女厕所的表情让他浑身不自在。
[那个……十代目?]
[回去了。]
[诶?]无视某人圆睁的双眼泽田纲吉径直踏了步去。
他灰溜溜地跟上去。在冷冰冰的气氛下狱寺隼人连口气都不敢换。走上一条较为偏僻的小路之后十代目终于发飙。
[搞什么鬼啊那个白痴女人!那个二年级的雪狸男哪里好了啊!]
在泽田纲吉SM无辜的墙壁的同时狱寺隼人站在一旁放风。随后泽田纲吉漫不经心地从他身边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走过。狱寺隼人立刻小步跟上。泽田纲吉找了一块比较安静的地方坐下来。狱寺隼人站在旁边搓着双手。他左顾右盼了一会儿之后大力吸了一口气。
[那个……我可以问一下十代目是……]
[闭嘴!]
说不出是被女人甩了的泽田纲吉闭上眼睛。狱寺隼人拼命抑制住地打了一个小小的喷嚏之后他又拉起睫毛。在狱寺隼人开始道歉机关枪之前开口。
[我今晚不想回家了。你先走吧。]
[……啊。]
已经入深秋了。此刻的天气还要往外躺真的很像泽田纲吉暗版的风格。狱寺隼人左右点了两下脚之后把身上的大衣的带子解下来。
[请穿上这个。]
[……才用不着。]
[十代目拜托你了!]他立刻大声嚷嚷起来,[如果你是担心我的话大可不必……]
[谁关心你啊白痴!]手上的风衣随即被大力抢走。双方达到预期效果。于是狱寺隼人在对方犀利的目光下小步移动。
[十……十代目……那我走了啊。]
[嗯。]
[你……你如果睡不着的话就快回去……啊……就请回去吧。那个……外面很冷的。]
[……嗯。]
[啊……还有……如果有什么事情一定要打电话给我喔……我一定会立刻到的……那个……]
[够了没啊。]
[嗯……那我走了。]
狱寺隼人嘴里反驺着[我走了]之后终于还是抱着肩膀离开了。他不停地回头看某个已经闭起眼睛来小憩的十代目,心又忍不住砰砰地乱跳起来。



--
他以为那天他就要这么一直等下去。他的脚像被湿漉漉的雨水黏在地上一样无法动弹。他脑子里面一直在播放自己的超级小剧场。被老师罚作业的十代目、伸手去触摸落下的雨滴、校门、色的雨伞、然后是十代目美好和熙的春风般的笑容。别放弃啊笨蛋……如果这个时候辛苦工作了一天(?)的十代目终于出现了发现自己在外面撑伞等了那么久一定会很感动的……大概吧。
他听到匆乱的脚步声。像幻觉一样环绕着。
他抬起眼皮看到十代目――或者说是很像十代目的人喘着气在他的面前靠近。

--
他觉得今天特别的疲累。他固定好身上的人往会走的时候觉得眼皮都难以睁开。果然熬夜不是自己的擅长。他在十代目闲逛了二个小时后终于找到了的睡觉的墙角的十米内不被发现地守了大概三十分钟后终于察觉到对方的呼吸变得平稳。他走过去小心地把他环抱在肩上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都在发抖。他一边迈步一边给自己数数加油。一二――一二――
他想十代目肯定是早就发现了自己的不听话所以才要借机考验他。他一边泪流满面地感激对方的用心良苦的同时弓下肩膀去尝试让对方睡得更加安稳一点。使用腿部的力量居然是如此地困难。想到这或许是十代目为了锻炼自己略显薄弱的下方肌肉的同时他拼命压抑着高呼首领万岁的冲动。
[十代目睡觉的时候好安静呀……]
他苦笑着又开始联想起不着边际的事情。如果在空无一人的街上背着睡着的十代目往回走的时候听到他在说梦话叫[狱寺君,你是我天生的左右手!]那将会是多么幸福的事啊。他的自制心拼命抽打脑袋里腐烂的念头的同时他却不由得把手按得更紧。
怎么可能呢。
他忍不住觉得心脏酸得发臭。
他唯一一次听过的十代目的梦话是[……京子。]

--
狱寺隼人的印象凝固在某一刻的时候已经觉得身体像要被撕开一样地疼痛。面前个头快串上了自己的他那被雨水打湿的脏爪子紧紧地嘶咬着自己衣服。他大口的吸气,好半天他终于颤抖地把手伸向那死了一样地不动的人体。
触碰到之后便感觉到了轻轻地摇晃。他本来不相信的,但是皮肤却敏锐地感觉到了和雨水不一样的液体的触感。他动也不是挣也不是抱也不是地呆立着。最后他轻轻叫了[十代目……]。
[别动……]
[……诶?]
传来的声音带着湿漉漉的哭腔。
[别动呀……混蛋……你这个……]
完全没有搞清状况。他只好傻傻地站下去任对方蹂躏自己的肌肉。这个陌生人最后像是脱力一样地一直滑下去。他习惯性地立刻随同蹲下身体。
[……不……]
他竖起耳朵的同时忽然觉得明白了什么似的开始锤起小鼓。
[对不起……对不起……]
[您……您在说什么呀十代目……]他满头的汗混杂着雨水滴下来。
[其实我是喜欢你的呀……]
[……啊?]
像是完全无法理解的火星语一样。他感觉双手神经脱轨。眼前昏花。但是他清楚地意识到这是他人生到现在为止最重要的一刻。
[……是喜欢你的呀。]
一直垂着头的人终于抬起了脸。他瞬间倒吸气。熟悉的轮廓。长发。樱唇。像是什么都没有改变一样的十代目满脸水迹。他眯着眼睛,细小的缝里不断涌出漂亮的泪水。嘴唇下弯。浑身湿透。
他想他今天一定是走狗屎运了。大脑早就无法工作了但是身体却像自我调节一样智能化地像要温暖十代目一样地贴近。


--
你当然可以想象本来正在学校的图书馆里为了笹川京子的一句[胡说什么纲的成绩可是很好的]恶补明天的小考的无辜受害者泽田纲吉在为了查找一个单词的意思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忽然被抛到一个奇怪的密封的除了诡异的臭味之外什么都没有的地下室里的心情。他怒气冲冲地准备把整个土地烧掉的同时又忽然间被不知道哪儿来的脏水污染了高贵的皮肤。最后他的视线集中在了罪魁祸首――面前的左右手身上。
[可恶的狱寺隼人!!快点回答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僵硬地陪出来的笑脸显然让泽田纲吉的怒火燃到了最高点。一脚把房间的书桌踢翻之后在物体摔碎的背景音里扭住还没来得及擦干身子的狱寺隼人的泽田纲吉几乎可以被形容成面目扭曲。
[十。年。后。的。我。到。底。对。你。说。了。什。么!]
[啊哈哈……十代目……请冷静下来……不是什么大事……真的……真的。]
[你这个可恶的……你这个家伙……!居然还打算有瞒着我的事情吗!?]
地点在狱寺隼人的房间里。刚才面如死灰的狱寺隼人在忽然爆炸回来的年轻版十代目的毒蛇目光里吓得魂飞魄散并在5分钟内把一身雨的泽田纲吉光速公主抱回家里并净身。但是现在却已经没有刚才的机智敏捷,只有一张[妈妈我刚才见到了鬼呀]的败坏表情。
[不是大事也快点说!立刻给我说!把刚才的对话给我从头到尾复述一遍否则就给我去切腹!]
他的大脑又再次沉入了硫酸里面。刚才的一幕简直比看到整个风纪委员会在学院祭上表演脱衣舞一样难以接受。在十代目大力摇晃自己的衣领的同时他的脑袋渐渐被甩得清醒起来。
[啊……刚才……刚才说了……说了……]
雨水。伤痕。喘气声。眼泪。
紧抓。握住。反手。掐捏。
[……隼人……我其实一直都喜欢你的啊……我好后悔……]
收缩。鼓胀。收缩。鼓胀。
他觉得眼睛好痛。
[……所以拜托你……拜托你……]
收缩。鼓胀。收缩。收缩。收缩收缩收缩……
镜头转向某个人颤抖的嘴唇。然后便是一片暗。他稳住呼吸,在对方猫一般的利眼下毫无文法地抽搐着声带。
[……啊……我想……我想……]
[想什么啊想!]
[……我想……是……是……是什么人死了吧……]
[哈?]
[十代目……十代目……我是说十年后的十代目……可……可能……可能……]
[……可能是想来看他……]他的声音隐没了下去。
他甚至不敢相信他刚才真的说出来了。他忽然没由来地觉得在十代目面前说十代目很珍惜自己是一件非常无耻的事情。他想我糟透了。我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到底有什么资格去攀向他的世界。
就像他是左右手一样。他永远只能站在他左右两旁,站不到他的前面弯腰低头去吻他的双手。于是两条线便永远没办法相触一样。就算只是那么一点的距离,却已经是尽头了。他生平第一次忽然开始莫名地讨厌这样。
[什么啊这乱七八糟的东西?]对方的眉毛已经挑到了相当诡异的角度。
[对不起都是我的失职本来我想带十代目去看那个虽然只是在湖边卖豆浆的但是其实是很出色的间谍的后来为了彭格列义勇献身的老婆婆但是我却没有照顾好十年后十代目让十代目摔了一跤最后时间不够所以让十年后十代目带着遗憾走了就是这样对了因为那是后来才出现的角色所以现在十代目是不会认识的说起来最重要的是 ――]
大口吸气。
[我什么处罚都愿意接受!]
他战战兢兢地抬头望着国语没有认真学习的现在正在努力尝试理解自己的话的十代目。
我撒谎了。对不起十代目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正在努力用嘴巴的肌肉来弥补心理缺失的同时被丢过来了什么。
[去洗洗。]他扯下十代目刚刚擦完头发的毛巾的同时对上那张[这人已经彻底疯了]的表情的脸。
[傻盯着我干吗呀。想感冒吗……我是说你把这房间弄得这么脏我还要在这里待吗!――对了你等一下最好给我一份3000字以上的报告否则明天我要你小命。]
他立刻踏着正步冲向浴缸。一路上眼泪鼻涕全部蹭上那充满了十代目香味的花格子毛巾。
不在那个人的炙热目光(?)下狱寺隼人的心情似乎回复了不少。他一脸欢乐地在浴池里面打水。过了一会儿他忽然觉得忍不住想笑。打开莲蓬头的同时他在哗哗地水声里面张大嘴唇地忽然呆掉。
他想他或许正在流泪。刚才那不真实模糊确无比具体的事实让他的身体有些无法适应般地难受。他现在似乎终于能够理解刚才十代目说的[喜欢]这两个简单的字的意思了。那不是不讨厌,不是能忍受,是喜欢。从上了中三开始变得易怒且暴躁的十代目每天对他丢来的冷淡目光,毒蛇语言外加拳打脚踢全部加起来让他觉得难受的经历全部都可以因为今天而变成应有的。十代目从十年前回来对他说了喜欢。对他说了后悔。对他说了拜托。那年份的差距看起来如此微不足道。时间的跨越可以完全地被忽视。只要是从那张嘴里说出来的话他都会全部接受并且吞进肚子里。
[谢谢你……十代目。]
无论他是不是要在十年后的今天丧命他都觉得这是值得。他跟细小的水柱对视着发出低低的呜咽。




--
狱寺隼人今天晚上一直呈半昏半醒装于是警觉度便自然比平时低了一个档次。所以当他发现他的喉咙正被一双邪恶的大爪子卡住的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连掏炸弹的空闲都没有。他惊觉过来的同时听到泽田纲吉低低的笑声。于是差点把整个人都翻过来。
[十代目你在干什么!这样好危险的!]
[干吗那么激动。]泽田纲吉慵懒地趴在他身上打哈欠。他的脖圈感受到那湿热的气息时不禁抖得异常活跃。
当他发现自己是环抱着活生生的十代目的双脚时他不禁又开始六神无主了。而罪魁祸首则是完全没有自己正在把别人压成驼背的自觉显得无比欢乐。
[下次再去吧。]
[什么?]
[庙会啊笨蛋。]
[……好啊如果十代目愿意的话。]
今天的庙会似乎并没有让狱寺隼人留下什么被浇成落汤鸡之后还在外面守了三个小时被蚊虫咬得血压升高的暗记忆。
泽田纲吉没有接话。他把双手环上狱寺隼人细瘦的脖子。一场小睡似乎让他忘记了不少不快。十代目得意洋洋地从鼻子里哼出歌来。
[那……那个啊……十代目……]
他说出来的时候发现声音抖得像拨过的琴弦。
[十代目……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我是说……我……我是不会离开十代目的呀……我……]
四周忽然变得寂静。他感觉心脏像被什么闯入般地混沌地承受着自己的呼吸。
[……十代目。]
他的情感忽然微小地决堤了。他第一次忽然想到某个事实。他想只剩十年。只剩十年我可以陪他一起走。可以看见他的脸。可以听见他的声音。可以触摸他的皮肤。
下一瞬间他狠狠地在心里掴了刚才忽然失落下去的自己一个耳光。振奋呀白痴――不是还有十年吗!

那么就可以把确确实实的自己压成精华,全部,一点一点的都给他。

[十代目!请问现在你肚子饿吗我们一起去消夜啊好不好!]
他不会抱有改变未来的奢望了。他不会妄想再望着十代目的睡姿想去亲吻了。他想我只要握着他,也许就像现在这样背着他永远不要让他掉下来就好。
他少许茫然却更加确定地抬头的时候眼睛被蒙上。
[白痴不是说要消夜吗,快走啊!]
他小跑起来。

[……所以拜托你啊……不要离开我……]


-恶意-fin-


繁体版丢2楼。
今天么时间了所以不写感想了囧囧……稍后补。但是真的好废TAT


于是感想一记:
话说这篇好像完全没有萌出来……(殴飞)
其实我本来是打算照应儿童节写甜文的……OTZ望天但是貌似这已经是我这暗毒女的很甜的一篇东西了(这叫甜么……
其实第一次下笔的时候不会去想狱寺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那样……都是估计的……(?)啊我还是不要透露我自己的RP写文方式了囧。总之最后再看全文狱寺桑真的好伟大……
至于这些RP事件排序不知道大人们会不会看不懂ORZ……总之我还是先去撞墙吧(殴飞

于是顺便解释一下历史背景(?)
此时这俩人大概是高一时段……中一到高一这段时间小27因为青春期营养失调叛逆期受关注不足加上家庭老师太狗血因此弄得非常心理扭曲。所以他的扭曲性格几乎就只在可怜的59身上大力发泄。于是此人的腹女王形象基本达成。小27基本上是对别人都谦和有礼和3年前一样但只是对狱寺非常RP(请不要丢鸡蛋因为我很爱这设定TVT)。但是当然忠犬狱寺相信只要是首领大人一切都是完壁的。所以忠犬性格也就这么养出来了……当然其实这只是我家暗27的幼年期而已……(殴飞)会这么把喜怒哀乐表现出来说明小27也是个小孩子而已哦呵呵呵呵~
所以相比之下59非常成熟啦……虽然说是成熟也只不过是忍耐力强而已

[B----------------]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2007

06.08

« [文創][REBORN浴缸]You'll Always Have a Place to Stay »

文向:BL(从来都是OTZ)
配对:5927..其实有点6927啊啊啊委员长我对不起你(其实根本不是有点)
其实还有隐6918不过隐得我自己都么看出来(殴打
慎入提示:H有少许(其实根本等于没有(殴打)/十代目扭曲/虐(可能)/悲(其实是HE)/字多杀猫


以上.



You'll Always Have a Place to Stay


-A-

泽田纲吉一直都对人类智商的最低点到底能如何表现出来抱有极大的兴趣。
从各个方面来说他面前的人都不算是蠢人。二十一次在手党的地下争斗中以彭格列的名义胜出,七次为彭格列清除内奸,获得三次特殊荣誉。传说中的彭格列英雄现在正在他面前稍稍低着头一脸讨好相地听着身高已经串到了正常水平的自己说话。泽田纲吉不露声色地乐了起来。
[这样怎么可以……狱寺,你真的不用为我牺牲到这个地步。]
他皱起眼睛,细长的眼线柔和地垂下去。
[十代目,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这和十代目完全没有关系。]
泽田纲吉从双眸里面变魔术般地挤出鳄鱼的眼泪的同时在心里嘲笑般地观看着眼前的人变脸。
[十代目!十代目请你千万不要这样……我知道十代目一定因为彭格列那边的不信任感到难过。……但是请振作起来,拜托你了十代目,请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这样的话我也……]
他深深地把头埋进对方的怀抱里的同时用大腿恰当好处地碰到对方的重要部位,察觉到对方立刻像木头一样颤抖着不动之后不出声地欢笑。
[不是因为那个……是因为狱寺君……为什么一直这样……这样地为了我……]
对方连顺水推舟地抚上自己的脊背都不敢。
[十代目……]
狱寺隼人微微地叹气的声音带着哭腔。
[十代目一直都没有变。]

没有变的人是你。
是你一直和十年前一样,勾勾手指便会在我的面前摇起尾巴,无论怎么表现自己的忠心却每次说出"我最喜欢十代目"的时候都会脸红,开玩笑般送过去的吻都会羞得两天不敢见他。喜欢,喜欢,喜欢。这样的感情无论怎么遮起来还是在泽田纲吉面前暴露无疑。
绝妙的宠物。
他吊起双眼目送着狱寺隼人离去。不必隐藏什么,那样的人连回头再望他一眼都不敢。从十年前就一样。学校里的跟屁狗,再到被手党颂扬无数次的十佳左右手。从学生时代开始,他在泽田纲吉的面前他永远只敢弓着膝盖说话,从来不会站在任何比泽田纲吉高哪怕一厘米的地方,泽田纲吉甚至还没开口便会把额头点在水泥地上大声地道歉。
天生的奴颜媚骨。
他不能再外面逗留得太久,白兰并不是会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他缩起身子钻进了车子里面。漂亮的日光一直泻进来,他忍不住想着夏天真好。


-B-

泽田纲吉准时在八点钟起床。
今天应该怎么过好呢?他兴奋得忍不住卷着一床的被子傻笑。蹑手蹑脚地在衣柜里面作贼一样地挑选着衣服的同时听见了怯怯的敲门声。不耐烦地叫了“进来”。他看见那个自己最讨厌的女仆轮班的同时心里一阵恶寒但还是稳着声音问了什么事。
[骸先生又……又不见了。]
[是吗,我知道了。我等一会儿自己去找。]
他兴趣盎然地换上西装之后不禁又偷偷笑了。他像个白痴一样地热衷这样的游戏――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游戏。他在后花园里探头探脑地张着眼睛,在不出所料的三分钟内发现了像尸体一样躺在草地上喘息的六道骸。
[今天,今天先回去好不好。]
他小心翼翼地张嘴。
[什么。]
[嗯……今天,我有订蛋糕。我想差不多……]
[无聊。你是白痴吗?]
他不耐烦地从草地上站起来。泽田纲吉在整整三年的观察中已经对于六道骸的心理了如指掌。但即使他从来没有奢望过六道骸可以和他手握着手坐在饭桌前面唱着生日快乐歌然后许愿,他也愿意用一脸幸福地表情打电话像更年期的老太婆一样再三重复给全意大利最好的饼店听蛋糕上的每一个细节。
[你还要呆在这里吗?]
[嗯……我这就走。嗯。……嗯。]
他像做梦一样地重复着在心里暗暗地希望六道骸能够再说句什么。他转过身之后又忍不住回头望,走了两步之后再回头望。那个人把头转过去的同时他第无数次看见那头紫色的头发泛着自己最喜欢的色调。
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呢。他低声说了[生日快乐啊]之后习惯性地轻着脚步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他每次想起那件事的时候都会觉得心里揉满了糨糊。

他一直在想,他这么爱六道骸,一定都是注定的吧。他无数次在睡梦里面回想起那时候六道骸满脸的血和汗水。还有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他想自己一定是世界上最恶心的手党BOSS,连那种危机的情况都会像春天的野猫一样发情。那六个小时里面他喊得声嘶力竭,像要把自己窒息一样地叫着六道骸的名字。一直到六道骸费力地睁开了眼睛之后还在喊,哭得什么都看不清。他记忆里那双带着“六”字的右眼从来没有像那天那样灼灼发光。他想六道骸是要死了吧――为了他去死。想到这里他就伴随着罪恶感地幸福着难受。

一直到现在他都记得那天六道骸一语不发地把他扑倒在地上的时候的所有细节。他闻着水泥地上的臭味,还没来得及感觉到想呕吐便听见像要把世界崩坏一样的爆炸声。他大口着呼吸,看着眼前细小的石块被震得不停地变换姿势。
即使――即使六道骸连一句[我会保护你]也没有说过。泽田纲吉用手指把六道骸像要掐死他一般地抱着,感觉着外面嘈杂的人声和砸在他们身上的钢管被移开的叮咚响。他的手指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割得血流不止。他一直都在哭,一直到没有力气地呜咽抽噎。那个时候他一直在想,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

-C-

泽田纲吉讨厌聚会。
他穿起白兰亲自送给他出去出丑的白色礼服,迎着一连串的[叛徒]的叫骂声昂着头往前走。那些激动的或者是故作稳重的人群在他眼里不值一钱。他看见曾经一直跟着他的守护者们面无表情地各自望着别的窗外,就好想他们从来就没有认识过一样的同时轻轻地咧了咧嘴。
[背叛者!贱种!]
他在听见有人发啐的同时傲慢地转过头去,在看清那个不要命地跑上来的人的脸庞前已经看到了硬生生的拳头和一个灰暗的背影。天花板。血。尖叫。他抬起头的同时看见一手捂着脸的狱寺隼人已经向对方大打出手。
[住手啊!]
[……啊啊啊啊]
山本武扯过狱寺隼人的手,冲着他大叫到底在丢人现眼什么。
笹川了平低声说他怎么过来了。
泽田纲吉抬起头的时候脑袋里异常的清醒。他站起身抖掉身上的灰尘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去宴会的另外一方。
没有人伸手阻拦。耳朵里断断续续传来[……怎么敢],[十代目!……]之类的碎句。他根本没有什么为了夺得狱寺隼人的信任继续扮演纯洁天使的必要。实际上他根本没有去故意骗得什么信任在装样。狱寺隼人会帮他找出一千个连他自己都想不出来的理由。就算他把他亲手毁灭掉,把他半死不活的躯体踩在脚下他都会相信他亲爱的十代目是一定有苦衷的。他持续自以为是地猜着泽田纲吉的心理了10年,无论错的还是对的,他都一直坚信着那就是泽田纲吉。真正的泽田纲吉――那天他躲开所有彭格列的视线站在他面前深深地弯腰。他说,我只需要十代目给我一个否定的回答。
他笑着说,我没有背叛彭格列。


他无趣地摇头,然后伸出细长的手指从战战兢兢的女服务生端着的盘子上敲上一瓶香槟。
泽田纲吉向别的家族的成员敬酒的时候露出了动人的诱惑表情。



-D-

泽田纲吉觉得他体内里面流动着的爱一定都是没有源头的。他用眼睛,用嘴唇,用身体,用头发,用手,用脚,用肩膀,用一切去爱着六道骸。他第一次和六道骸做爱的时候将嘴唇咬得三天都说不出话也没有哼出一句,因为六道骸对他说“别出声”。替身也好,什么都好,他还是每次想起六道骸触摸他的感觉的时候都幸福得想流泪。别说六道骸,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贱得可怕。他经常反复地思考这样做到底能让六道骸得到什么。他不明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人从来都是面无表情地瞪着随便什么物体。一年之后他才能够从微妙的表情变化中知道他是不是在高兴,难过,无聊,或者还是有一点点想要。他固执地认为他陪在他身边起码能让他不寂寞。六道骸已经一无所有了。从城岛犬和柿本千种死了之后,从六道骸为了保护他丢掉了左腿和左手之后。泽田纲吉想他起码能出卖用自己的尊严去报答他。六道骸还是会笑,看到有趣的东西的时候还是会露出一如十年前的诡异表情。他为了这个什么都肯付出,装傻装得经常最后两个人都觉得没趣。他愿意摆出宠物一样的姿势对他摇尾巴,愿意用让自己都觉得恶心的体位去取悦他,只要他能够稍微变化一下脸部的神态。什么都好。这都是他泽田纲吉什么都他妈的舍去了争回来的他的六道骸。

他想这样的爱还算爱吗。他在刚开始的时候还能稍微有点虚荣地沉浸在自己所谓地强烈的爱里面,直到后来已经累得什么都不愿意去想了。他已经习惯性地去代替那些女仆为六道骸洗刷和端饭,习惯性地在他细长的眼眸下露出掐媚的笑容,习惯性地去接受来自守护者们,属下们还有那位家庭教师的眼光。彭格列什么的,早就对他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事情了,他还在背负着所谓BOSS的名分的原因只能说是因为彭格列是他和六道骸唯一能够呆着的地方罢了。

他有时候觉得世界是永恒的,而他就会一直背负着对六道骸的爱这么持续走下去。别人都死了再投胎,只有他还是永远如同被下了诅咒一般地艰难前行。他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卖了换成对他的爱,跪着送上前去他也不愿意收下。于是就这么沉着压着,一辈子就像被锁在牢笼里面出不来了。直到那一天意外得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他和六道骸正在玩积木。他睁大着眼睛看着六道骸拼出一间稚气十足的房子,看着他从脑门上一直垂到桌子上的长发连呼吸都忘记。他永远永远不会忘记六道骸懒懒地抬起头对他说话的时候的神态,他斜着眼睛看着他,右眼里面的文字像烙印一样刻在他的右眼里。他说,其实你挺可爱的。我们作为恋人来交往怎么样。他想那一定是幻听,但是还没有来得及证实他已经泪流不止地像啄米一样地点头,几乎要把脑袋晃下来。他那天晚上一直躲在房间里面哭得无比惨烈。什么 [守得云开见明月],什么[艰辛地付出之后必有回报]了之类的伟大名言他连想都没有想过。他只是觉得自己单纯地幸福得快要爆炸了,那些喜悦和欢乐在血管里面阻塞着无法前进一直压抑到喉咙里面所以他才哭了。他还认真地想过要不要去死,这样的话如果六道骸明天和他说[我昨天都是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了吧]的时候他就听不到了。他想,我怎么能够快乐得如此下贱。



-E-
泽田纲吉想六道骸一定是很努力很努力地在做了,他每次这么想的时候都会觉得心惊肉跳。我怎么会值得他那样努力呢。他整整在那个装着六道骸的身体的色的精致的箱子旁边坐了一个星期。他并不是傻了,他的神智清醒得要命。他一直注意地听着耳边那些人们的讨论声。[死了就好了啊。]、[这样BOSS终于可以解脱了啊。]、[那样的人……]……他听着那些自作看透了一切的人的冷嘲热讽的时候浑身发抖。他们知道什么?他们不知道的六道骸对他露出的表情和对他说过的话。他教六道骸写汉字,当六道骸转头问他[泽田纲吉]怎么写的时候他吓得连笔都握不住。他一直在想,这个人的身上到底藏匿了多少温柔呢。六道骸临死的那一天晚上他看着那人脸上痛苦的神色吓得手足无措。他看着他青紫的嘴唇和拼命抖索的手脚,还有那只紧紧闭着的右眼。他最后把手指伸进了颤抖着的六道骸的嘴唇里。食指被那人的唇齿咬得血流不止。他已经难过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直哭。他感受着手指那边传达过来的深刻的力量,他想骸多么不想死啊――他一直闭着眼睛诚心诚意地祈求着上帝连身边的人停止了呼吸都不知道。他脑子里混乱地想着怎么办,六道骸还没有告诉他他死了之后我应该怎么去找他怎么办才好。只是半年而已。只是半年而已他就已经完全依靠着那个人过活了。那算什么啊,他为着迟来的贪婪痛苦着。他连什么都回忆不起来,只要一想起那个人浮现在脑海里面的就是白交错的棺材。他现在除了大块大块的痛苦外到底还有什么。

六道骸给予他的除了大块大块的痛苦外到底还有什么。



-F-
狱寺隼人揉着脸跟在十代目后面走着的时候被发现了。
他勉强出嘿嘿的笑走上前去。泽田纲吉不耐烦地把他拉过来,借着灯光观察他脸上深深的淤痕。他看见眼前那个连呼吸都不敢地瞪着大眼睛望着自己的人笑了。他说,怎么了。
[我被REBORN先生出来了……]
最后还是无处可去。其实他从来都是无处可去。狱寺隼人低下头,一言不发。
[去我家吧。]
[哈?]
[我说去我家吧。]
[那、那、那、那怎么可以……会给十代目添麻烦的……]
泽田纲吉不耐烦地挥手。
[来吧。反正我今天需要床伴。]
他走了两步回过头看见那人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时有了恶作剧的快感。


泽田纲吉的眼睛无神地瞪着五光十色的天花板投射下来的灯光。他每次做爱都这样。狱寺隼人拨过他的头发开始吻他的耳根。他毫无反应地扭过脑袋的时候和刚抬起头的狱寺隼人四目相对。他充满鄙视和轻蔑地看着那个一脸惶然的人灰色的头发,像是看透了里面的大脑构造一般地为着他的卑微而不屑。狱寺隼人低声地说要不然不做了吧的时候他便立刻站起来准备穿衣服。他几乎把床上所有的东西都一起顺到了地下。狱寺隼人立刻吓得手忙脚乱地发起抖来。最后还是在十代目发脾气之前连哄带劝地弄回了床上。泽田纲吉泄了气一般地说你直接来吧。然后在狱寺隼人拒绝之前恶毒地添加上了[否则你也不好受吧]。狱寺隼人默不做声地羞愧地遮住自己肿胀的下身时他已经彻底失望般地扭过头去。最后在N个标准的防范和润滑措施下狱寺隼人才慢慢地将自己推进十代目的身体。整个过程中强忍着痛在抽气的都是狱寺。泽田纲吉微微地皱着眉头抱着枕头。他忍不住觉得这人多可怕,自己的什么都知道一样,连身体的状况和性交的过程,都和彭格列的每年收入支出一样记得一清二楚。他想说不定其实那个人什么都看透了。自己和六道骸的关系,进展,日常。那之后他的背叛,浪荡,无耻――这个人搞不好都是看得清清楚楚。他一直忍着不说等待着自己能够回头也说不定。他这么想着忍不住觉得心脏开始疼痛,他想多傻啊这个人。在他用尽全力爱着六道骸的时候很多东西都丢掉了。他已经想不起来很多和狱寺隼人以前发生过的事。那些并肩携手战斗什么的都好想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似的。他怀念着但他从来没有后悔。即使现在让他用完全和原来一样的正常的生活换来他脑袋里有关骸的记忆的十分之一他都不愿意。他就这么堕落下去也没问题。真的没问题。他的眼泪在狱寺隼人的喘息声中无声无息地流了下来。他在大口吸气的同时又忍不住发情一般地用耳语一样的声音叫着[生日快乐]却怎么办法也没有办法说成连贯的句子。
泽田纲吉最后哭叫出来的声音让狱寺隼人吓得动都不敢动。




-X-
泽田纲吉终于知道自己其实是个自私得要命的人。其实到现在为止他除了丢掉了自己最想要的东西之外他什么都没有失去。他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没有干过什么好事,他连什么可以为之奋斗的事情都没有。他混混沌沌地走到今天,可是身后还有一群一群的人为他曾经的那么一两次辉煌一直支持着他,拉着他的双手让他坐在自己的肩头上面。他俯视眼前鲜血满布的所谓前彭格列总部觉得眼睛无比刺痛。那一块一块的砖头和柱子甚至都不是凭他自己保护下来的一直到今天的。他其实早就应该有觉悟的。他带着彭格列将近一半的资料跑去找白兰的时候难道说是真的为了去做间谍么。可他真的是害怕了。他根本没有办法想象为什么昨天还是活生生的人现在就再也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了。他想其实自己还是想着回去的吧,想凭借着其实早就不存在的所谓信任回去。他还甚至想如果自己低头道歉了说不定他的老师,他的守护者们就会在送上拳头的同时一边温柔地说[你不要再骗人了喔]呢。他想那些人怎么会丢下他呢。他怎么可能再一次被丢下呢。他在拐弯抹角地打听到了彭格列还没有十一代目的时候甚至还自作多情地掉泪。他装着若无其事的道貌样子去做自以为是的那些忏悔的同时已经无耻到了这样的地步。

他终于知道自己已经无可救药了。他的身体,人格,感情,记忆,全部都已经无可救药了。而这全部都是他的自作自受。他弯下身子捂住嘴唇,他想这之后一定不会有人再和他说话了。他将会永远寂寞――
他听见砖头破碎的声音,转头看见灰色的老鼠一样的人喘着气朝着他飞奔。他抬头的时候眼睛发红。他叫着[十代目],呼吸急促。
但是他知道什么已经不同了。
他抬起眼睛,恶毒得一如当年的六道骸。
[你都看到了吧。]
他扬起嘴唇,让他意外的是他居然可以将那个笑容做得如此从容。
[以后相信别人也要有个限度啊,亲爱的左右手。]他乐着歪起头,看见那人的瞳孔越发深刻。
[十、代目……]
[已经不需要那么叫我了。]
[不是……]
他那本来已经摇摇欲坠的身体像断线一样坠下去。他看见他的双手,他的双膝,他的全身都在砾石尖锐的割裂中榨出鲜红的血液。他像没有知觉一般地重复着[不是……]。
泽田纲吉面无表情地从他身边走过。他想,就这样吧。
嗯,就这样吧。反正我也只能干出这样的好事。他现在想道歉,想下跪,想把头按在满是石渣的地上向狱寺隼人大叫杀了自己去赎罪。可是又有什么意思呢。他想,反正什么都已经毁掉了。
他就算把脑袋磕烂也什么都回不来。




-Z-

他把脑袋靠在窗子上面冥想。
他想,真没意思,就跟他妈的双失青年一样。他面无表情地把第十三瓶酒灌进肚子里面,剧烈的呕吐感让他什么都看不清,他瞟过墙上咕咕叫的钟表。凌晨一点。他听见外面传来激烈的搏斗声和炸裂声。
他昏头昏脑地站起来去开门,在三秒内浑身伤痕的和他一起放过学上过学,来到意大利后站在他旁边急吼吼地帮他端过咖啡的最佳搭档抬起被头发掩住的脸。他微笑,他想什么都不用说了,一切本来就应该这么乱七八糟的结束。
他的喉咙被满是鲜血的手指夹住,体内的酒液疯了似的往上涌出。他发出极其恶心的挣扎声,把指甲刻在门上一直拉出嘶哑的叫声。
从来没有想过狱寺隼人的力气居然大得这么恐怖。那人在他面前从来都是卑躬屈膝的一副柔弱样子,从来都是对着他俯首称臣,从来都是他站在他前面,从来都是他领导着他。他看着那人的野兽一样的眼睛不移开。他临死前又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幻象可是他什么都看不彻底。他连他最爱的骸都看不清楚,他连他的彭格列--他的家族他的一切他的所有恶心的样子都看不清楚。他感觉到白光在他面前炸裂,一直渗透到骨头里面叫嚣着疼痛。


然后他看到那人的眼泪一直滴下来。
他想真奇怪,还没死。他抖索着站直的同时感觉脖子上的手已经没有了力气。他喘着气。湿热的气体在那人的手臂上反扑回自己的脸颊。那人一直哭一直哭。他自己哭的时候从来没有看过镜子所以不知道一个人的眼泪崩坏着涌出是什么样子。这次他看清楚了。那些透明得折射出白色的液体从那双皱起来的眼眸里像被什么吸引走一样源源不绝地拉散在真实的世界里。狱寺隼人刚开始的抽泣已经一直延续到了嚎啕一般的嘶叫。他把手在自己的肩膀上按得生疼。他想自己最后的结局搞不好是被这人不小心掐死的。
狱寺隼人断着呼吸,一抽一抽地对着他说话。
[……再、再、……再、……再也、……目……、再也、……再也、……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再也不会了啊……啊啊啊啊啊――]
狱寺隼人的话越说越顺。他忍不住苦笑起来。
再也不会了。
真的真的真的再也不会了。
再也不会让你们失望了。
再也不会让你们哭泣了。
再也不会、绝对绝对再也不会背叛你们了。


他像是自虐一样地把长长的指甲嵌入自己的皮肤。他细细地吸着气,在疼痛疯狂地挣扎进心脏的时候像静止的画面一样流出眼泪。
狱寺隼人一直靠着他的肩膀对着他用气声疯狂地耳语。他说,我们重新努力吧,十代目。我们重新开始啊……重新建立我们的彭格列。云雀,山本他们那么能干一定不会死的……一定会回来的。就算不回来……就算不回来……就算他们都不回来了我们两个人也是一定可以的啊……到时候我去保护其他人……你就努力战斗吧…… 啊,好不好啊……好不好啊……好不好啊纲吉……
他的尾音长而沉重。他呼出来的气息化成细小的水珠落在泽田纲吉裸露出来的肩膀的皮肤上。他整个晚上都在祈求着泽田纲吉给他一个答案。就像那一天。就像那一天他咬着牙去问泽田纲吉是不是背叛了彭格列一样。他想就算所有线都悬在空中只要他的那一根握在我的手上就够了。我就不管什么都跟着他走了。谎言也好,什么都好。我都跟着他一起走。我从出生那一天开始就是注定了那样的。一定是那样的。

他咬着泽田纲吉的肩头。泽田纲吉则是一直都在呜咽着哭泣。





-FIN-
ブログ拍手

[B----------------]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2007

06.08

« [文創][odai]でんせん(電線) »

でんせん(電線)
[狱纲]

狱寺隼人在抬起眼睛看见了站在拐角路口稍稍掂起脚尖朝着他和十代目招手的京子时候,脑袋稍微迟滞了一秒中接着立刻退后惶然地跑向相反的方向.

狱寺隼人是笨蛋.
狱寺隼人是大笨蛋.
上完厕所经常忘了冲水,满身都是烟熏味和脚臭味,明明一身坏毛病都被十代目容忍了,可是自己竟然还胆大包天地妄想破坏十代目的幸福的超级大笨蛋.
直到已经精疲力尽地跑到了完全不认得的郊外地区,他终于气喘吁吁地蹲下身子来,深深地试图去把脑袋埋到满是沙砾的水泥地里面.



[今天是几号?]坐在他旁边的男生微微探过头来问.
今天...狱寺隼人偏起脑袋,今天是十代目和京子....不对!今天是4月13号啊.呀,这么说今天是十代目和京子交往的第三天耶!

不对.
完全乱套.
他弯起手指拨过自己的发丝,苦恼的垂下嘴角.
其实他是先想起十代目和别人在交往的事情的.
其实他是有点在意的.
其实他根本就没办法去置之不理的.

[那个...狱寺君?]
[十代目叫我吗!?]
眼前的人踢着脚边的石头,扭过脸去的同时嘴边在颤颤地抖动.
[那个...以后不用和我一起上下学了....]
[不可能!十代目!如果在我不在的时候又被人袭击了怎么办!]
实际上是想吐槽他自己并不是没用到要他保护而且他跟本就没有被人袭击过这个时候不应该用"又"的,但是嘴角抽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那个呐....其实....其实....]
他转过头.
[其实我在和京子交往.]
他望着十代目的双眼,里面漫溢着不会错的喜悦.



他其实一直在警告自己不要去,但是身体的某些部分却是不顺从心意而是顺从暗意地移动.一边自我暗示今天其实是要去在回家之前做做运动顺便去看看山本家的生意好不好如果不好的话自己要帮忙踹上两脚的狱寺隼人像跟踪一样地绕了远路.倚着电线杆的十代目在半个小时前就不停地看表了.在一旁咬牙切齿诅咒那个放人鸽子的女人的狱寺隼人在二十分钟之后忍无可忍地现身.
[十代目!]
[啊..是狱寺君..]
[和我一起去吃点什么吧!比如山本家的寿司.]
[可..可..可是我...]
在强行地拉过他小小的手掌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忽然激烈起来的心跳.
[对..对不起,狱寺君.但是我今天有约..]
[已经等了那么久还没有来一定是放你鸽子啦!快走!]
他的头发散下来的时候恰当好处的遮住脸上微微泛起来的红晕.十代目不再挣扎地乖乖跟着他走着,而他心里的负罪感和自我厌恶感也越来越强烈.
狱寺隼人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竟然对十代目做出这样的事情!
即使心里一直有人在向自己扔炸雷,狱寺还是心情复杂地将十代目的左手越握越紧.



俗话说,强摘的苹果不甜.当然这是狱寺隼人自己说的.
然后他现在终于发现自己也有说对话的时候.
仅在十分钟后他们再次回到原地,一人手上一块山本家出产的寿司.
他不停地匆匆瞥着十代目的左手,自从付帐的时候松开了便一直插在裤兜里.他可以想象得出上面或许会有一条一条的红印,即使内心充满了歉疚的话语, 却是堵在喉咙里面窒息般地疼痛.他以斟酌词语为借口拖延着沉默的时间,眼睛固定在被微红的夕阳拉长的十代目的影子上,感觉浑身的热量正在被附近的世界完全吸走.

果然是要道歉.

就算不能得到原谅也要道歉.

他斜过眼睛去看着正在一动不动地咀嚼寿司上鱼子的十代目.

这么下定决心的同时他慢慢地走向眼前身高只有自己的一半的的那个人的前面,深深地弯下肩膀.

他可以看到十代目嘴角残剩的金黄色的泛光的鱼子像真的孕育了生命一样地闪闪发光.

然后越来越近.



他想把一生的运气都赌在这个时刻.

-FIN-

[B----------------]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2007

06.08

« [文創][odai]STAND BY ME »

Stand by me
[月L]


[月君,我想要那个.]
他的目光随着那根细长的手指所指的方向定焦的瞬间,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往身上的洞外溢出.无意识地眨了三次眼睛之后发现自己还是站在那足有二米高的铁臂阿童木充气娃娃面前的时候,他用那写满了"开什么玩笑"的神情望向了那个一脸轻松地咬着指甲的人.
[...]
[不行吗?]
说不出[你自己没有钱买啊]也说不出[利息按三分钟1%算]的夜神月在定格三秒之后拿出钱包开始数起下面那个用红色大字写着大特价的牌子,在一边纳闷是不是漏了一个"愚人节快乐"的大傻笑脸的同时一边咬牙切齿地开始数零.


走出购物商场的时候,即使夜神月觉得自己的信用卡和掉进了厕所之后被冲走没有什么两样因此想缅怀一下,身边的人却还在恬不知耻地唠唠叨叨,从天气到杀手最后再绕回那个阿童木.虽然这和平时的寡言不同的一面让他有些惊讶,但却不是他感兴趣的部分.
[啊,今天真的是大丰收呢.谢谢月君,我路过那里好多次了但是都不敢走进去呢.]
---才怪.绝对是骗人的.
他转过脸去,看到那个一直被他视为敌人的男人朝他露出微笑.对方用双手环抱着大大的塞着现在只成了一层皮的日本动画代表2倍或者更多的身高娃娃,平常总是一直弓着的奇怪的姿势,此刻看起来却像在保护着什么一般.
[其实我本来想抱着充满气的玩具出来的.]
夜神月不耐烦地想着这人今天怎么这么吵还在拼命说傻话的同时对方已经把那个破纸一样的东西拿了出来.不顾自己厌恶的表情直接蹲到了路边公园上面的长凳上,像个白痴一样地吹了起来.
[不要玩了,龙崎.]
陪着傻坐了五分钟之后夜神月终于忍无可忍地用稍微带有责备的语气说了出来.望着那毫无歉意的双眸时,对方却把那个小小的白色的圆形充气口对上来.
[我想这里是有什么塞住了吧,完全吹不进去.]

下意识地用口含住的时候才发现触感很不对劲.


那一天下午六时的时候他们两个踩着破碎的夕阳往回走,最终还是没有被吹起来的大玩具还是乖乖地躺在写着"THE COPY OF AKIBAHALA!"的傻店名的塑料袋里面,由那个叫自称L的男人拿着,面上带着温儒的笑容.
[呐月君...]
[什么?]
[总觉得刚才的景象....]
[哈?]
对方的脸上闪过一丝单薄的微笑.

[好像恋人.]

他有些惊讶地转过头去,却什么也看不见.
没有第一次在他面前说着傻话的男人,没有包裹着他存了半年的钱买回来的白痴充气娃娃的伪秋叶原袋子,没有那些让有花粉症的他感觉到鼻子酸痒的樱花.

然后他总是会满眼濡湿的醒过来.


-FIN-

[B----------------]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TOPBac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