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2007

06.08

« [文創][處女中古]waltz »

WALTS



“和树,我喜欢你喔。”

他的声音被和树刚才大力摔门的声音稍微掩盖住了。但是那清透亮的声音却仿佛穿透一般,连当作没有听到都不可能。和树转过头,平时就显大的眼睛此时更加如同铜铃一般。他直直地望着眼前平和地微笑,似乎连自己刚才说了什么都没有意识到的样子的人――或者说,他认为那是非常理所当然的一件事。

和树扯起嘴角,准备做出此时最应当的反应――大笑着说:“那当然,我也喜欢你。”――可惜的是,嘴唇似乎 麻痹了一般无法挪动分寸。

“再见。”窗户升了起来,他勉强看到对方把头转过去开始开车。很快眼前的景象便被玻璃反射出的光覆盖了。

他耸了耸肩膀,然后拖着忽然间沉重了几百倍的双腿回到了家里。表情正常地说过“我回来了”,如往常一般到厨房里看看今晚吃的菜,再钻进自己房间。待到锁上了门之后,脸才开始发烧一般地烫起来。

“混帐……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啦!”无意识中从唇齿间泄漏出一句,不知道所指的是莫名其妙的告白还是莫名其妙的心跳,和树直接跳到了床上去。“是梦――一定是梦啦,醒过来就是了。”


------------------------------------------------

他的坐立不安从上课开始一直延续到放学。眼神总是有意地瞟向那个身影。细长,偏瘦,有些骨感,却不至于太过分。那头紫色的长发飘散起来的时候很扎人,但是摸起来感觉还不错……“啊,可恶!”和树忍不住大叫出来,一直都是那样的互相了解,以好朋友的身份相处,可以毫不在意地去对他开任何玩笑做任何事情……比如现在,他不应该坐在座位上发抖。

“你怎么了?”是朋友青山的声音。果然还是不会开这种恶劣玩笑的朋友最棒了!和树立刻抬起头,满脸放光的说:“不如今天晚上叫上别的什么人一起去玩吧?”

“啊?你怎么了?”对方显然被自己吓了一跳。强忍住揪住自己头发的冲动,和树挤出惯常的笑容:“就是……你不记得了吗?你说过要和我一起去街尾那间CD店……”

“可惜你好像已经约了我了。”从耳垂旁边传来灼热的熟悉气息。此刻的和树头上的线比算盘上的都多,昨天约的事情他本来不至于不记得的,不过发生了意外状况可就不好说。

“是吗?那个……”和树低垂着头,脸庞又开始毫无预兆地发烫。

“那,就是这样啰。”柚木以他的招牌微笑扫上一脸莫名其妙的青山,拍了拍和树的肩膀。

青山点点头离去。和树感到气氛变得越来越尴尬,于是低头开始假装写作业。他感觉到柚木在自己前方的座位上坐下来,用手托着下巴,目光正牢牢地锁定着自己,熟悉的味道变得比毒瓦斯还要恐怖的时候,差不多快把手中的笔丢到对方脸上了。他把头低得不能再低,开始半混乱状态地研究起第一道数学题。

“呐,和树君。”

“是!”

“你知道吗?”柚木的声音放低下来,“今天你一直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盯着我,都有女生对我说,火原君是不是对你有什么暧昧的感情了呢……”

和树只觉得手中的自动铅笔已经快要被自己捏碎了。他拼命在对方暧昧低沉的笑声中,忍受着大叫“是你对我有暧昧感情吧”的冲动。

“她们误会了……”

“原来如此,看来误会的人真多啊,连我都……”

和树的身体抖得跟在跑步机上跳舞似的,柚木把嘴唇贴近他耳朵,几乎要碰到他的耳垂。

“……都怀疑和树君前几天欠我的牛排是不准备还我了……”

“当然会!”和树拉开一大断距离,发出可怕的干笑,“哈哈哈哈,我像是那样的人吗?今天不是说好了吗,去完CD店就去那间餐厅!”

望着对方玩味的笑容,和树终于发现自己遇上了麻烦。

------------------------------------------------

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柚木似乎总是显得格格不入。他是天生的贵族,绝对无法跟自己这样的小百姓走在一起。想起这点,和树便不禁觉得很悲哀。
那间CD店似乎又有了什么新货,可惜他完全没有印象,因为柚木一直紧紧拉着自己的手,把他拖来拖去,甚至在人群碰撞中擦过他的裤边,这种暧昧的肉体接触让和树的脸涨红得难以自持,直至似乎听到了些笑声才动的甩开。他不敢直视对方的脸,小声说了句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说的对不起,直到感觉到对方一个人走开了,才停止了颤抖。柚木生气了,他此时才开始有些慌乱,抬起头来,却已经看不到了那紫色的头发了。直到他把这间店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柚木的时候,他终于认真地着急了。

“这个家伙……太过分了,怎么可以把我一个人抛在这里留下来!”

他跑出了店,然后四处张望。大概十五分钟后,他终于放弃了。因为他跑回原来的停车场,而那部漂亮的车子已经不翼而飞。

我得道歉……得道歉……他念叨着,跑回了那家店,他还依稀记得柚木说过想要,并且死缠烂打要他买的某张CD。柚木说想要却不买的东西,意思就是叫自己掏钱。柚木并不缺钱,但似乎很缺骗别人给他买东西的乐趣。那张CD他一直拖到现在,估计柚木也不太记得了,但是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到怎么安慰柚木。

他跑回CD铺,但是那张刚刚还挂在这里的碟已经不翼而飞。

“老板,刚刚在这里的那张CD呢!?”他忍不住大叫起来。那个颤巍巍的老头子走过来,用眼神对他发出的噪音表示不满,然后说道:“最后的那张刚才被人买走了。如果你想要,我得下仓库去。明天吧……等一下,那个买碟的男孩不是和你一起的吗?”

和树惊讶地瞪着他,好半天才把手伸进裤兜里,摸索着早就已经不翼而飞的钱包。


-----------------------------------------------

那条回家的路似乎遥遥无期,他没钱搭车,实际上他对这附近的线路根本不熟,因为平常一直都是坐着柚木的车来的。他把脚踩得通通响,嘴里狠狠地诅咒着柚木的无情,自己泛滥的同情心,发誓回去一定要暴打他一顿。

待到他走到住的那条街的时候,夕阳已经变得色彩缤纷,天色也有点暗了,可是即使如此,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停在家门口的那张熟悉的车子。他急跑几步,然后看到柚木正倚在门牌前面站着,似乎等了很久的样子,头发也乱七八糟地在风中飘忽着。这么一看倒满顺眼的,可惜不够压抑他的火气。他恶狠狠地开口: “喂,你……”

柚木抬起他漂亮的眼睛,顿时和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确实有些钝感,但不至于连在柚木眼里,夕阳照射下泛光的液体也认不清楚。也许他应该嘟囔一句“你还拿走了我的钱包呢”来表示他还仅剩的一点点不满,可惜他似乎已经丧失了语言能力。

那眼泪似乎只是一闪便不见了。柚木抛起他的钱包,和树反射性的接住。然后柚木不带感情色彩地说道:“那么牛排就这样抵消了喔!”

“什么就这样抵消!”和树的眼睛立刻就睁起来,“喂,您那张CD可是能买三份牛排了!而且你让我一个人从那么远的地方走回来难道就没有歉意吗?”

“那这么说来,上个星期五我送给你的模型小号十万元;上上个星期三在和月森练完小提琴之后我请你吃的墨鱼丸子二千五百元;上上个星期二你踢完足球之后我给你带的可乐70元,哦,对了那次还要附加因为你踢中了我。再说上上上个星期……”

“好啦好啦……停停停……”和树认输似的翻起白眼,要他这么说下去可没完没了。和树心里暗想,原来他平时抢着买单就是为了这时刻,“算我倒霉,行了吧?你也早点回家吧,天色不早了。”

他把瘦了一圈的钱包塞回口袋里,然后直直地往家走。

“ごめん……”

擦身而过的时候,柚木忽然嘀咕了一句。和树反射性转头,从柚木嘴里用这么认真的口气说出这么诡异的单字还是头一次,他张了张发涩的嘴,然后说:“没什么啦……”

“那你是不是也要对我道歉?”那样认真的表情似乎转瞬即逝,柚木立刻恢复了邪邪的笑容。

“道歉……我要道什么歉啊?”和树皱起眉头,他似乎已经把一个小时前发的誓完全忘掉了。

“为这个……”似乎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又似乎没有发生过。和树像被施了魔法般地无法动弹。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已经没有了人。他转过脸,从拉下的窗户中望着已经安稳坐在驾驶座上的柚木。

“我是认真的。你考虑看看。”他点点头,又邪气一笑。

车子很快疾驰而去,扬起的烟雾有些落到了和树的嘴唇上,可惜由于太稀薄,似乎无法淡去仍然残留在和树嘴唇上的香气。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B----------------]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Next |  Back

comments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