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2007

06.13

« 不厚道偸轉一下..因為好有共鳴(毆飛 »

來自:ttp://post.baidu.com/f?kz=211691763



托机顶盒的福,每月花4块钱看了风云音乐频道,为了日本的音乐节目《MusicStation》,许久不看电视的我,因为它回到电视机前。
传说是日本最顶尖的音乐节目,虽然目前播出的还是一年多以前的。风云音乐有四个国家的音乐节目,还有英美和韩国,可以拿出来对比的,为什么日本这个节目放得最多。以一个专业电视人的眼光,很感叹节目本身的细致精美,从不重复而个性的舞台与灯光。也感叹这个国家音乐的层次,那样丰富的音乐,那么多各具特色的乐者。
这些都不用多说了,还是进入正题,让我真正感慨万千的东西。
生物股长,去年日本最受人瞩目的新人团体之一。从MS上看到他们的组团经历,知道さくら歌词里的小田急线原来就是他们身边难忘的风景,海老名,非常有趣的地名,从这里走出的三个可爱的年轻人,历经7年组团之后终于走上东京,走上顶尖音乐节目的舞台。靠着街头演唱的艰辛,终于被人认可。
SunSet Swich,来自大阪的三人乐团,由公司业务员和KTV打工仔开始的梦想,又是街头演唱,然后开着自家的小车到日本全国进行街头演出,如此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人气,就是红透中国和日本的《死神》里那首数着一、二、三唱出来的《My Pace》。
田井中彩智,高中毕业之后认定自己要走音乐之路,就在大阪的环球影城每天对着游客们歌唱,凭借令人惊艳的海豚音,终于被人发掘进入唱片公司。
一个忘记名字戴面具的奇怪乐团,主持人问为什么会从不以真面目示人,团员的回答是,因为地下时期还是公司职员,不想给公司带来麻烦。
都是连结平凡与梦想的故事。也许这样的故事在日本太多了,看MusicStation经常都会遇到类似的讲述。今天舞台上的明星,那首打动你心弦的歌曲,就是来自过去的同事或者街头匆匆一瞥的某个人,那种感觉,其实是很亲切的。
突然觉得梦想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所以几乎每一个人在MS里面谈到过去的经历,不过是淡淡的语气和微笑,冲绳的乐团HY讲到东京和那霸最大的区别是电车,东京很挤而那霸几乎没有什么人,大概都是坐着电车去工作的吧。可苦可乐的主唱成名之后跑到街头演唱,居然有人向他点唱可苦可乐的歌,还说唱得像自己的歌,邀请他一起去看可苦可乐的演唱会。也许只要音乐本身动人就行了,管他长什么样子呢。
看到这些人会去联想他们的工作状态,只是为自己所追求的东西而一直努力着吧,做音乐,也不就是一个和其他工作一样普通的工作,只有在这样的状态下,他们才能写出那么多朴实却可能永远也忘不掉的旋律和歌词。

联想到了中国的选秀节目,一个个高喊着珍贵梦想,叫卖着眼泪的选手背后,却是一双双贪婪名利的血红眼睛。所谓选秀,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已。
偏偏有很多真正有才有能的人参加了这些节目,去年超女的谭维维,今年快男的王铮亮,谭去维也纳金色大厅唱过歌,王的唱功不用多说,这些人何必淌这趟浑水,很简单,那么多年的努力,从来也没有什么唱片公司看上他们,没有出唱片,没有很多人认识,难道只能在一小群人中烂掉,所以有那么多能人,会挤上这从默默无闻到一朝成名天下知的独木桥,虽然他们的未来也不过是现在我们渐渐遗忘的李宇春张靓颖们。中国已经萎缩到不成样子的唱片市场,哪里能承载那么多梦想。现实把这些东西变得畸形扭曲,把平凡的个人奋斗,弄成高高在上的遥不可及。
从一开始,草根的选手们就是想要脱离平凡而去的血战的,胜利者赢得通向钞票的光明大路,却没有我们真正想要的音乐。
没有好音乐,市场萎缩,出道的机会变小,然后更加疯狂的血拼选秀,踏着这样恶性循环带来的无意义消耗,成就国民陶醉的娱乐盛宴。
最后,什么都不剩下了。
ブログ拍手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无法分类……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Next |  Back

comments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