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トラックバック(-)  コメント(-) 

    2007

06.08

« [文創][繼續中古]美しき花 »

此文纯属怨念发泄文
------------


.美しき花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以为自己来到了冥界,虽然脑袋像被灌满了水一样的难受,却没办法真实地将"活着"的信息传达给他.嘴唇像被火烧过似的疼痛,大概猜测到自己有三天没有进水的同时,记忆开始倒退.

灼红了的双眼,天空,血,然后便是从各个部位汹涌地搏击着自己的海水,以及疼痛.
在同一刻的时候他听见了微弱的脚步声,在门被轻轻拉开的时候,灌进来的阳光晃住了他的眼睛.
他眯起双眸,在闪烁的光束下没有办法看清楚对方的脸庞.然而那一头淡绿色的头发却因为照耀而变得闪闪发亮.


==光==

于是他便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月泪刀,像被从记忆里抹杀了一般.
连同自己的一切都被那个男人所无视.

他端起服侍的哑巴姑娘递过来的粥,把嘴唇凑到碗旁边,即使感觉到热量在纤细的皮肤中烫了开去,却也不愿意多说什么.
没有问候,没有解释,没有交谈.
只是重复着维持生命最基本的活动,进食和入眠.

"告诉我.."

那个男人每隔三天过来探望一次.
面无表情,从来不说话.
十分钟后便匆忙地离开.

然后这一次自己开口了,略微的犹豫之后便是坚定的口吻.
"告诉我..现在..外面发生了什么?"
只是接到对方玩味的眼光,透着轻蔑和审视.

"..首..怎么样了."

因为没有挑选的对象,无视对方的态度,尝试着去和眼前的人沟通.
男人站起来,吐出的语句冰冷得像外面满天飞舞的雪.
"告诉你了,又能怎么样?"


==木==

他第一次操起木刀的时候,只是为了好奇那长条的东西到底是有多重.
然后便成了无法不背负的责任,连同着"永远的刺客"的名字.

"耀次郎,这把刀就是你的灵魂."
"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封印霸者之首."

于是这便是秋月耀次郎的全部.

直到后来,他认识了一个男人.
在他的所谓保护下絮乱地停止了呼吸.
直到后来,他认识了一个女人.
说着并肩战斗的话,却背对着他将刀插入他的心脏.

但这些都不重要.
因为他的灵魂还在,支撑着他破碎的身体一直到现在.
22岁的现在.

然后毫无预兆地崩坏,流失出他的身体.
伴同他如今伸手触摸不到的右腿.


==冬==


记不清楚是第几次摔倒在雪地里.每次抬头的时刻见到的只是那个表情冷漠的哑女,抱着自己的大衣挺立在身前.

不足20米的距离,却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接近.


直到他终于再也站不起来,白雪冰冷的触感一直刺入心脏.
像是快睡着的孩童一般低声哼着什么,然而没有人听到.

几秒之后察觉到有人接近,抬眼的时候却不是预想中的女性布鞋.
恍然地让自己的身体被人移动着,直到晃过神来他闻到了从来没有闻过的气味.

男人的气味.
他抬起眼睛,除了灰暗的天空之外,还有那张姣好的脸庞.

"放我下来.."他轻声说
"...."
"我自己走回去."

然后对方的眼睛透过视网膜射进了自己的心脏,捉住最柔弱的那个部分.
"放我下来!"

身体被轻轻地放了下来,脚尖触到冰冷的地上,连同那只无论如何也控制不好的木棍.


然对方的手却没有离开自己.
是因为累了而已.
于是像着魔一样他依靠了上去.
"就这一次.."他暗地里对自己说.


搀扶着自己的双手意外地温柔.像是自己刚学会走路的时候,师父温暖的大手一般.

他倔强地走着,一直回到了床上,便像脱力一般倒了下去.
那个男人只是无言地注视着自己.在他离开之前,他已经合上了双眼入睡了.



==花==

樱花却早开了,雪甚至还没有融化,便落了满地的艳.

然这却是春至.


每次男人来的时候,都搀扶着自己走路,于是便打破了自己的誓言.
直到某一天,他一个人安稳地绕着那间不知道位于哪个角落的旅馆走了一圈.
在门口遇到了刚要入门的男人.

忽然就像梦境一般,看到了对方微微上扬的嘴角.

面部僵硬得无法回应对方,即使如此还是觉得心脏开始加速跳动起来.

忘了曾经在那间暗的屋子里的搏斗.
忘了曾经轻蔑的眼神.
忘了自己的使命,身份,目的.

因为现在,就是站在一起.




==生==

如果没有霸者之首的话,那他就不是秋月耀次郎,他便不是神无左京之介.
于是首的存在,让两个人相遇,却也只能止于相遇.


那便是可以忘却却无法抛弃的物.


"那么现在首在什么地方?"
"......"
然他还是不肯开口,即使眼神变得柔和了些,嘴却还是如此寡言.
"你是'永远的刺客'..你.."
男人轻声说,然后便没有再继续.


"你..你是为了什么而想要得到首.?"
自己毫无缘由地问出了这个问题,然后对方则是沉默.
"你呢..?"
"..因为我就是为了封印它而出生的."
"所以..你..."


于是这便是所有应该走向的结局.只是这一次,遗忘了最重要的东西.



==心==

"你是..秋月?"
他总是会回忆起那一幕,同时心脏开始微微地抽搐.


冲田的双手在他怀里变得冰凉,嘴唇颤抖着说完了遗言之后便开始泛白.
只是25岁的年龄,头发里面却是白得可怕.
冲田死的时候,一脸的不甘心和悲伤,即使带走了部分去了冥界,剩下的还是在人间延续,连可以停留的地点也没有.
他死去的颜色,是他永远不想再去看的.

他的咳嗽开始的时候,气候已经变得很暖,男人开始变得繁忙而很少过来.
他修养了整整一个冬天.可是,他试图举起木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仍然弱如残枝.
照常的移动自然是不可能,但只是平常的基本练习也没有办法照常进行.
心脏开始闷痛,于是在某天他忽然发现咳出了血丝.


那天他早上起来的时候便觉得头昏脑涨.倔强地举起刀开始晨练,然却在第三式的时候眼前一.
倒下的时候疼痛开始从后脑勺蔓延到了全身.随即麻痹了四肢和五官.


醒来的时候,他看见了整整三个星期没有出现的男人.
"你.."
他疲惫地试图坐起来,却感到脑袋激烈地疼痛起来.
然而还是不死心地试图直起腰杆,忽然感觉被一双手拽了起来,动作迅速却是温柔.
抚摸着脑袋,抬起眼睛,透过那一只眼罩四目相对.

"停止吧."
那个男人沉默了半天之后如是说,忽然这一瞬间,很没出息地,毫无预兆地红了眼眶.
"...."
"我明白...."
"明白?"没有办法抑止地激动起来.
"我..我..."忽然呼吸开始变得沉重,于是停止了说话.房间里寂静了一秒.
"呐.."他的嗓子忽然变得嘶哑起来,"..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好?"
"....."
"我没有办法怨天尤人..那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声音开始颤抖.
"我尽力了..我做了所有我应该做的事情..但即使这样..我还是没有办法.."
男人离自己更近了一些,他闻到了那种最近开始渐渐变得熟悉的气味.
"...11岁的时候,我就知道我有这种病了.."
"....我很小心不要让这种病发作..然后拼命训练自己..希望在死之前可以封印掉霸者之首...."
"...可是.."
"...告诉我...我现在还可以做什么..?"
像昏了脑袋似的他低声从嘴里泄出轻轻的语句,即使知道向这个男人诉说非常诡异,但还是全部毫无保留地发泄了出来.
是因为太寂寞了,太痛苦了的原因么.

他的身体像小鸟一样地蜷缩成一团.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把人生最脆弱的一部分暴露在了这个男人面前,虽然感到无比后悔,却还是没有办法停止这样的蠢事.
"...抱着我吧."
男人忽然轻轻开口.
"...什么.."
于是感觉衣衫连同身体被扯进了他的怀抱里面.
"..你干什么..."
忍不住开始挣扎的同时,却又停住了,他感觉到男人脱下了手套,修长的手指上细腻的皮肤温柔地摩擦着自己的头皮.
只是那么一点点温柔而已,自己却感觉心脏被搏击得无法反击地酸痛.
嘴唇颤抖着,然后轻轻地贴上了男人的衬衫上.

只是毫无缘由做出来的举动罢了.至少他这么认为.

同时他扯起嘴角轻轻地笑了,但是同时却又从眼角里溢出了一滴眼泪.



==いろはにほへと==


同年夏,他的尸体被安葬进了旅馆附近的一座名不经传的小山里.
神无回来的时候秋月已经去世了一个星期,他只能在哑女的指路下去探望了那座小小的被成为坟墓的东西.
一块破旧的被称为墓碑的石头,甚至连一朵花都没有盛开在旁边.

哑女面无表情地站着,看着神无脱下了双手的手套,轻轻地向石头行礼.
他像是笨拙地想着什么似的,但直到最后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他离开的时候,向旅馆退房的同时,带走了那把月泪刀.
那把刀其实一直放在橱柜里面,只是秋月从来没有问起过罢了.



-fin-





----于是完结---
我果然不是一般的FC望天,,什么发泄怨念..根本让我变得更怨念了OTZ..
话说果然短文就是好啊...斜眼看那SWL










待修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B----------------]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Next |  Back

comments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